中經匯成(北京)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官網

“收縮的城市”:每座城市的規劃里都寫滿了“增長”預期

摘要:清華大學的城市規劃學者龍瀛去過很多城市,有些城市像摩天大樓拼成的灰色森林,有些古色古香,停下來就能找到一段歷史。但最讓他牽掛的卻是一座不知名的東北小鎮——石嶺,他少年時代生活過的地方。小鎮中學那棟白色教學樓里的校園生活和街頭的游戲廳、臺球廳、錄像廳,是他“多年來最美好的記憶”。


底特律面對“城市收縮”采取了“再增長”模式,它把吸引人口增長作為解決城市衰敗的關鍵。

當城市不再長大

  清華大學的城市規劃學者龍瀛去過很多城市,有些城市像摩天大樓拼成的灰色森林,有些古色古香,停下來就能找到一段歷史。但最讓他牽掛的卻是一座不知名的東北小鎮——石嶺,他少年時代生活過的地方。小鎮中學那棟白色教學樓里的校園生活和街頭的游戲廳、臺球廳、錄像廳,是他“多年來最美好的記憶”。

  那是上世紀90年代中期,石嶺鎮的公共設施齊全,火車站、電影院、商場里每天都人來人往。鎮里有兩座大型水泥廠,為大部分石嶺人提供了工作崗位,也支撐著石嶺常年處在“吉林省10強鎮”的榜單上。

  年少的龍瀛不會想到,20多年后,這座早已劃入四平市的小鎮竟然會作為一個樣本,進入到他的研究中。只不過,這項研究并沒有過多著眼于石嶺的繁榮,反而帶著少許感傷,名字叫做“收縮的城市”。

  在另一位研究者、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吳康副教授的一份列表里,2007-2016年間,中國有84座城市出現了“收縮”。這些城市都經歷了連續3年或者3年以上的常住人口減少。

  這兩位研究者都相信,那些眾多有著相似處境的城市,需要的是另一種城市規劃思路和城市“增長”模式。但對這些城市的決策者來說,改變幾乎都停在了第一步:沒人認為自己管理的是座“收縮”的城市。

收縮是整個城市化的一部分,不一定是壞事

  龍瀛是在無意間發現中國的“收縮城市”的。2013年,他把自己城市空間研究的范圍從北京擴大到全國。這個對數據和城市生活都有著狂熱追求的學者發現,分別在2000年和2010年開展的全國第五和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都精確到了鄉鎮和街道辦事處一級。

  那時龍瀛在英國訪學,他幾乎忘記了時差,馬上聯系了在國內做經濟地理研究的吳康和做地理空間大數據分析的王江浩。三人很快決定,把兩次人口普查里,中國5萬多個鄉鎮和街道辦事處的人口數據做對比,觀察有什么變化。

  他們沒有想到,在兩次人口普查的10年間,中國有一萬余個鄉鎮和街道辦事處的人口密度出現了下降。

  隨后,三人團隊又把中國行政意義上的六百多個城市的市(轄)區范圍,疊加到這張圖上。

  “結果出來后,我就睡不著了。”在去年的一次演講中,龍瀛向臺下的聽眾回憶那次經歷,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收縮城市是不是中國城市化的另外一面?我們一直在說擴張的城市、增長的經濟、逐步增長的人口,那我們收縮的城市呢?”在英國的那天晚上,這些問題擠占了龍瀛的大腦。也正是從那天起,“收縮城市”成了他后來最重要的研究領域之一。

  吳康也同樣把精力放在了“收縮城市”識別上。他發現,從第五次到第六次人口普查期間,中國許多城市都調整了行政區劃。這些城市把周邊地區并入城區,造成人口密度下降,但城市實際并沒有“收縮”。

  他收集了各地的統計年鑒,剔除了進行過行政區劃調整的城市,最終選擇了694個城市樣本。結果顯示,2007年到2016年間,這些城市中有84個出現了人口收縮。

  “國際上對‘收縮城市’較為認同的標準是,人口規模超過1萬人,超過兩年的時間內大部分地區都在人口流失,并且正在經歷以某種結構性危機為特征的經濟轉型。”吳康認為,中國的這84座城市大都符合這個“收縮”標準。

  這讓他相信,部分城市的收縮是整個國家城市化的一部分,“這并不一定是件壞事,反而是種轉型的契機。”

  前年秋季,龍瀛去東北一個林業城市調研。剛下火車就去了一個以鋼鐵產業為支柱的區。他記得當時自己凍得受不了,跑去鋼廠附近的一家服裝店買衣服。老板告訴他,現在鋼廠的人少了,店里幾乎沒什么生意,屋子里很冷,“把貨底處理完就不干了”。

  龍瀛和吳康去年冬天再去那里調研,吳康還保存著那次調研時的照片。其中有一張是當地一家有名的酒店,坐落在剛剛修建好的城市新區里,周邊道路寬闊整齊,黃昏的余暉照在酒店的玻璃幕墻上閃閃發光。

  調研團隊住進了這家酒店,詢問前臺得知,他們是那天這家酒店200多間客房里僅有的3位客人。

  “城市收縮是空間破敗的因素之一。”龍瀛說,“不管是窗戶破了,電線桿歪了,還是墻皮脫落了,這都是城市公共空間破敗的表現。”

  在另一座“收縮城市”,龍瀛及學生們找到每一條街道2013年和2015年的騰訊街景照片,每隔50米設一個比較點。有些街景沒有收錄到網上,龍瀛就去實地找到街邊的大爺大媽,問他們,“這里兩年前是不是有個垃圾桶,那里的墻是不是刷過漆?”

  在龍瀛和吳康看來,那座林業城市是座典型的“收縮城市”,“收縮”只不過是這座城市的一個發展階段,“它會自然而然地發生”。

  吳康告訴我們,那個依靠林業和礦業的東北城市,產業結構太過單一。2015年天然林全面禁伐后,經濟面臨轉型,GDP某些年份出現了負增長,“就業出現問題,人口就會流向外地。”

  同樣受到產業結構調整影響的還有遠在南方的一座城市。這座曾經吸納了密集打工者的城市,現在也正在“收縮”。

  在兩位研究者看來,對這種全新的變化,每個“收縮”城市都需要重新審視自己的規劃,為城市繪出一個全新的“藍圖”。

每座城市的規劃里都寫滿了“增長”預期

  這些城市的確都做了新的總體規劃。龍瀛尋找“收縮城市”的最新總體規劃方案,發現有資料的幾十個城市無一例外寫滿了對未來10年或20年城市發展積極的人口增長預期。

  “每座城市的總規里都預測未來人口會增長,城市面積也跟著要擴張。”龍瀛搖搖頭說。

  黑龍江伊春市的人口從20世紀80年代末起已開始收縮,但《伊春市城市總體規劃(2001—2020)》提出,2005年市域人口要達到133萬,2020年將達140萬。事實上,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時,伊春的人口僅為115萬。

  伊春的20年總體規劃里,跟著人口一起增長的,還有主城區的面積。規劃將原本三個不接壤的區劃為中心城區,從而擴大中心城區規模。

  龍瀛參加過一些城市規劃實踐,每一次對方都會要求規劃人口總量上升,擴大城市規模。不僅作為“甲方”的政府不能接受“收縮”,即使在城市規劃領域,“收縮”也經常被規劃者排斥。

  “國內城市規劃的思想體系大多都是基于增長范式的,這也的確符合當時的發展趨勢。”龍瀛這樣說道,就算在自己執教的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學生們能接觸到有關“收縮城市”的知識也比較有限。

  “具體在中國的城市規劃領域,是缺少給收縮城市做規劃方案的方法論的。”龍瀛攤開手,稍作停頓,“換句話說,就算有城市承認自己是收縮的,可能也沒有太多設計院能做出一套合適的方案,因為我們是缺少這方面教育的,也缺少編制辦法等支持。”

  “不管是決策者還是設計者,都一味地追求增長,覺得‘收縮’是個消極的詞。”龍瀛感嘆。

  《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曾指出過城鎮化過程中的“土地城鎮化”快于“人口城鎮化”問題:一些城市“攤大餅”式擴張,過分追求寬馬路、大廣場,新城新區、開發區和工業園區占地過大,建成區人口密度偏低。

量的收縮不代表質也收縮

  事實上,“收縮城市”并不是一個新概念。上世紀80年代,很多發達國家就出現了這一現象。

  美國的東北部——五大湖一帶聚集著底特律、揚斯敦、匹茲堡等以鋼鐵制造業為主的城市,這些城市在上世紀中葉前高速發展,工業化程度極高。但當美國完成以第三產業為主導的經濟轉型后,這些城市的工廠紛紛關門。閑置的機器上逐漸生出了鐵銹,所以這一地區就被成為“鐵銹地帶”。

  “鐵銹地帶”的城市收縮比中國城市收縮的程度要高得多。吳康在留美期間曾去過布法羅,他記得那里的中心城區已經衰敗不堪,“很多房子都已經廢棄,只有低收入的少數族裔人群才會住在那里。”

  在另外一座城市揚斯敦,便利店里酒精飲料占銷售額的90%以上,不時有人遭到騷擾和暴力威脅。

  面對這樣的困境,美國城市選擇了兩種不同的“更新策略”。一種是“再增長”模式,它把吸引人口增長作為解決城市衰敗的關鍵,規劃大量項目,建設眾多會展中心、體育場館、博物館和商業辦公樓。

  底特律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采用了這種策略,來抑制城市的收縮。短期內,底特律的中心城區確實比之前熱鬧了許多,但居民的生活質量卻沒有太多提高,反而加重了政府財政支出。就在前幾年,這座城市最終徹底破產。

  另一種策略是“精明收縮”。俄亥俄州的揚斯敦,從2002年開始開始制定《揚斯敦2010規劃》。規劃首先承認揚斯敦是一個“較小的城市”,市長向媒體表示,“我們是美國第一批接受收縮的大城市之一。”

  作為美國四大鋼鐵城市之一,揚斯敦人口從1960年的16萬人下降到了2010年的8萬人。該市的規劃中,把原有工業用的水道改造為供居民休閑娛樂的濱水帶,更新改造大量閑置廢棄地為城市綠地。那些已經受污染或者荒草叢生的“棕地”也將進行生態修復,改造為公園綠地。規劃還把城市分為若干個鄰里組團,不定期舉辦一些鄰里討論會,從而改善鄰里關系。

  準備收縮的同時,揚斯敦也在實施一些商業發展計劃。政府加大教育投入,在當地大學帶動下,一些科技企業入駐中心商業區,帶來復興。規劃后的揚斯敦,住宅土地面積縮小了30%,整個城市面積也相應減少。

  “量的收縮,不代表質也收縮,相反,收縮城市的規劃應該更關注提高居民的生活品質和城市的空間品質。”在龍瀛看來,想要對“收縮城市”做出真正的改變,已有觀念是需要越過的第一個障礙。 

[ 返回頂部 ] [ 關閉窗口 ]       來源:中經匯成(北京)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中國產業規劃網

產業規劃

園區規劃

空間規劃

招商策劃



項目評估

商業地產策劃

在線客服樂語
五子棋开局6步必胜下法